网约车再引争议:人大代表建议降低网约车门槛

3月1日,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在今年全国两会的建议中表示,近年来各地纷纷出台的网约车实施细则在从业人员户籍、车辆、平台 方面设立了诸多与安全和服务无关的高门槛,制约了网约车的健康发展,建议降低网约车门槛,避免打车难再现。

蔡继明表示,自2016年施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来,网约车面临了以下5大难题:

1、司机就业难,北京、上海、天津等8个城市规定,只有本市户籍的居民才有资格从事网约车服务。媒体报道显示,北京网约车司机中,有北京户籍的比例仅占1%,上海仅占3%;

2、行业合规难,96%的城市对车辆设置了价格、轴距、排量等限制,超过100个的城市要求车龄在3年以内,超过60个城市要求轴距大于2650mm且排量大于1.6L,超过50个城市要求车价超过12万或是当地巡游出租车价格的1.5倍,超过40个城市要求必须在当地设立分公司才可办理经营许可证;

3、企业经营难,不合理的高准入门槛导致企业合规经营成本高;

4、百姓出行难,在去年相关部门的扣车罚款下,接单司机数从2018年3月到12月降幅高达42.4%,乘客从开始叫车到有车接单的时间是之前的1.5倍。

5、安全保障难,数据显示,网约车司机犯案率为0.048,是传统出租车司机犯案率的1/13。因网约车入门门槛过高,大量网约车司机被迫转行开黑车,彻底脱离政府和平台监管,安全风险更高。

为促进网约车行业健康发展,满足百姓多样化、高质量的出行需求,蔡建明建议从以下4个方面,改进现有的网约车监管政策:

1、监管重点应切合实际转到安全和服务上,降低与其无关的车辆准入门槛。首先应取消对网约车从业人员的户籍限制,保障本地户籍人口和非户籍常住人口的平等就业权利。其次赋予网约车平台公共数据审核权限,助力平台抓牢、抓实用户的准入门槛,以及动态安全监管。交通部牵头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应制定符合网约车新业态特性的服务指标体系和基本规范,引导行业提升出行安全服务水平;

2、针对专职司机及其车辆,可以严格要求其获得准入资格,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三证。针对兼职司机进行备案管理,仅需获得网约车驾驶员证,不再要求取得车辆运输证;

3、建立“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司乘”的监管模式:一方面打通公安、交通、金融等公共部门数据,为网约车平台赋能,构建政企协同、数据共享的信用监管基础;另一方面,完善网约车平台在服务过程中对司机乘客双方安全负责的监管机制,与网约车平台共同建立适应行业特征的大数据监管体系;

4、对于新旧业态存在的共性问题,不宜采取歧视性监管。对于合法经营的互联网+新业态出现的问题,要看清其原委,找到问题源头,不应一棍子打死。建议交通部与企业密切沟通,加快推进业务整改,在筑牢安全技术和制度防线的基础上,尽快上线顺风车业务,更好满足公众的上下班及春运返程返乡的高峰出行需求。

软咖科技网约车部门负责人解释到:该项提议虽降低了网约车监管力度,但是不会降低网约车行业的整体水准。只是降低了网约车企业入门的门槛,网约车企业牌照办理难度降低。今后或将增加更多的网约车就业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