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KIVA的物流机器人来了

在一个未公开的美国某地的巨大空间里,一辆大小如微波炉大小的四轮自主飞行器滚动滑移到机器人手臂下,突然停了下来。手臂旋转,将探头插入小车的塑料料箱里,并以呼啸的声音,找回一盒汉堡料包。手臂将加工过的巴斯塔和酱汁混合物放入纸板箱装运,另一辆小机器人车将其带走。

这个系统一直是处于严密保密的状态。但在感恩节后几天,随着购物季的到来,机器人的创作者波士顿创业公司伯克希尔·格雷公司(BostonbusinessBerkshiregreyInc.)向彭博商业周刊记者透露展示了这一产品,数十台小机器在这个巨大的仓库里奔波。

伯克希尔·格雷为一家大型零售商建造了这一系统,这个零售商并非亚马逊。这家创业公司成立于2013年,为这些装置花费了数千万美元的费用,将其作为该零售商与amazon的残酷的效率竞争的一种方式。伯克希尔·格雷首席执行官汤姆·瓦格纳说:日益发展的电商已经培养了客户的一些非理性的需求,他们经常会说“我现在就想要。而且,哦,顺便说一句,我期望运费是免费的”。

像沃尔玛,塔吉特,和百思买等除了希望达到尽力更多的客户在线,已经别无选择。据监控网店和实体店的Adobeanalytics和ShopperTrak的数据,黑色星期五,在线零售收入较上年增长24%,而商店的客户流量则下降了2%左右。亚马逊表示,今年的网购星期一(CyberMonday)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购物日。  瓦格纳此前是真空制造商IRobotcorp.的首席技术官,他在访问了一家零售配送中心后,于2012年就为伯克希尔格雷(BerkshireGrey)公司提供了这个想法。亚马逊刚刚为购买KIVA系统公司(KivasystemsInc.)支付了7.75亿美元,KIVA公司是一家在仓库周围运送货架的机器人制造商,而其他零售商似乎没有认识到,在众所周知的残酷快递业务中,机器人代表了一种严酷的竞争优势。瓦格纳在谈到这个行业时说:”这是非常劳动密集型的行业。”而这些工作本身并不是人们所追求的”  这是个轻描淡写的说法。在零售仓库工作对体力要求很高,工资也很低,即使在自动化时代,公司也常常难以找到足够的工人,并面临着对低工资和剥削性、不安全环境的几乎持续不断的批评。黑色星期五,亚马逊在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工人轮班时走了出来,抗议他们的状况。

瓦格纳说,伯克希尔·格雷的系统超越了亚马逊的机器人助手。他使用机器人拣选、包装和运送大多数物品,通常没有任何人与人接触。这些被称为FlexBots的小型机器人就像小型自驾游车一样,在货架下拉起,并将装满货物的塑料小箱推上他们的平台。然后,机器人将周转箱带到机器人手臂下,抓住物品并将其放置在运输周转箱中,然后由另一组机器人手臂和传送带进行分类。

马逊和其他零售商仍然使用人来拣取物品,因为复制的手,像人手一样去像抓一包2号电池,或者轻松地抓住灯泡,对机器人技术而言最棘手的问题之一。伯克希尔·格雷首席科学家、专门研究抓地力的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马特·梅森说,关键的技术突破是吸盘。  梅森和伯克希尔·格雷的100名员工分布在马萨诸塞州的莱克星顿总部和匹兹堡的一个研发实验室,他们设计了一个系统,使用与人工智能软件连接的摄像机扫描和识别每个项目,验证它属于运输队列,并确定在哪里抓住它。该软件指导一个机器人手臂与一个灵活位于手臂底部的吸盘,并搭配一个空气压缩机,以形成一个真空吸力,从FlexBot的托盘上提起物品,并将其扔在一个用于运输的盒子里。  伯克希尔·格雷说,他们已经签约了几家大型零售和运输公司,其客户已经将拣选商品的人工成本降低了多达80%。瓦格纳说,目前仍然还需要人来处理易碎或重达5磅以上的商品,不过他补充说,公司正在并可以设计处理更重负荷的系统。  要想赢得机器人手臂型竞争并非容易的事。今年5月,克罗格公司(Krogerco.)支付了2.48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英国的零售商Ocado的少数股权,该公司正在开发全自动仓库。而在今年10月,科技新闻网站《信息报》报道称,亚马逊正在开发自己的真空抓手。但瓦格纳不一定非要击败亚马逊。大多数零售商远远落后,即使跟上步伐也将是一场胜利。–与斯宾塞·索珀

伯克希尔·格雷对亚马逊机器人的技术优势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但目前其机器人可能是其他零售商的最佳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